青萍之末

正经版:风起于青苹之末。
不正经版:人生如此短暂,生活如此操蛋,你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我波心~
无风格版:lof主傻白甜。缩起来自萌的透明野生粉。不混圈不混圈不混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打tag纯属文库基本礼仪。如无特殊说明,一般不拆不逆。
AND:不是大大,也不是太太,是萍萍。

胡说。

我从事情堆里探个脑袋出来,想了想,发现一个好玩的事情。

FF属于相反而相同的灵魂。

柳杨,用洒遥的话讲,“一场时间不对的双向奔赴”。

以上俩CP,属于灵魂契合,假如莫得灵魂契合,就等于索然无味(在我的脑补里),也就是说,别看我搞的各种黄色废料已经填满了太平洋,但是所有的黄色废料里,情种和疯子都只有一步之遥。

从无情深处生出一点点真心。有了这一点真心才动人。

然而,懿亮。农药搞的这个官逼死同的CP。

这俩人非常神奇地,在我这里开不起车来。

因为,这俩人的关系,很奇妙。

葛亮是司马懿生命中唯一的一点白色,所以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撕掉这一点白色,让自己回归纯黑。也就是说,司马懿在杀死葛亮...

大半夜发疯睡不着,躺在床上听老歌。


今儿瓜听我讲后文,说:我都快把柳大忘了!


我:杨大是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早做好了未亡人的心理建设。柳大何尝不是个痴儿,死生关头最后一点残念,想的是不知道阿问这时候在做什么?


不过年少不过只是年少,世事浮沉,水涌山叠,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少年情侣怎么样,同生共死又怎么样,安史之乱全国损失了五分之一的人口,还能活着已经是奢望,何况还能重逢。小时候是柳大缅于红尘俗事,到了如今反而是杨大一步步走进了十丈软红尘。


柳杨这个CP最打动我的就在于此,我这辈子没写过双向奔赴,第一场双向奔赴的恋爱贡献给了俩NPC,哦,还是被文案策划给拆了的。不要给我...

算起来,我又有些天不喷剧情了。今儿算了算俩人相遇的时候,顺着往后再推一推,我乐呵呵地发现,正常情况下九十十一二岁的男孩子,自个儿玩都玩不够,别说让他照顾傻弟弟,亲弟弟他都不带领着玩儿的。肯带着傻弟弟玩儿,而且肯照顾他的男孩子,要么本性特别好,要么家教特别好,要么二者兼之。鉴于柳五不像是能教儿子这些的爹,那姑且归功于独孤娘的教导,外加这孩子确实本性好。


于是就出现了剧情当中的第一个大悖论:一个本性很好的孩子,他黑化能黑化到什么份上?说他在背后痛骂他爹,小小地阻挠一下他爹发神经,我信。说他杀人放火弑君反叛……呵了个呵。


除非他都是装的。


于是又出现了第二个大悖论: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剑三·柳杨·千秋·58·将登太行雪满山

1.好久不写了,就觉得这一章写得磕磕绊绊,有时候还觉得尬,先这么写出来放着,万一后面还有机会改,再说。


2.前面埋了大量的线,终于开始缓慢而凌乱地收线了。


3.河北招讨使:即大家所熟知的颜真卿。


4.实际上在我最初的构思里,这地方有这么一段对话。


史朝义:我实在仰慕太白先生的高才,缘悭一面不曾见过。既然柳兄的师父与太白先生是故交,能否请你从中转圜,让我亲眼见一见上阳台帖?


柳惊涛:你要是说到临帖,我现在倒想临日近所出的另外一件神品。


史朝义:还有什么称得上是神品的吗?


柳惊涛:《祭侄文贴》。


但是这个不符合俩人的性格。史朝义是个比较宽厚的性格,柳...

再来个剑三的胡说八道。

这是我在生活的重压下突然脑补出来的,柳大庄主认真娶了杨大娘子若干年以后俩人的夜生活。【严肃认真脸】


====我是才没有开车呢哼的分割线====


夜来有雪。这院落最近风雷刀谷,以铜管把冶炼的热水专门引来地板下,开窗也不觉冷,远望见鹰扬谷一片红灯高悬,那雪搓棉扯絮一般,纷纷扬扬落得一阵紧似一阵。颀长人影自院门踏上游廊,一眼看见窗边人影,不觉微微笑起来。


“好香。——还有烤鹿肉?”


“二哥送来那一大块,”他们两个都是俭朴的性子,谁也不惯有人侍候,一应起居全是自己动手,杨青月替柳惊涛掸斗篷上的雪,房里的热气一扑,亮晶晶的一片水珠,“你和阿浩没赶上,大伙儿刚烤了个够才散。阿夕说给...

来个胡说八道。

====老大和熊养金毛。====

谈及老三样,钱,人,组织。

金毛:缺钱了怎么办?

熊:简言之,盐,铁,驰道,必要的时候可以控制物价,但是不要过分,并且必须及时给出补偿。

金毛光笔记就记了四个正反。过会儿熊有事出去了,老大四顾无人。

老大:来,小子,教你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金毛一边点头一边拿纸笔,求知欲很旺盛的样子。

老大:“我,Curufinwe,打钱。”

“钱就都来了。”

====又过了些日子,老大和熊又给金毛讲授政治。====

金毛:如果有人不服我管,该怎么做?

熊:分情况讨论。能用利益分化的,就给他们利益,让他们自己分化,你再看其中可以拉拢的拉拢,但是逐利而来的往...

胡说八道的宝钻·Mirror·1

1.请审题。荣光属于JRR T教授,我只是个写同人的。


2.纯属为了写来逗妹子们开心的。樽中酒长满,堂前客不空,这就够了。别的都不值得放在心上。


3.我尽量填,但是不能保证质量和长度。


以下正文。


这是个明媚的午后,红嘴鸟雀啁啾来往,偶尔扑动翅膀,踏动枝叶,就在白石廊柱间投下微微摇曳的阴影。这亦是小憩的好时候,大半天川流往来的臣属、传令官与侍从终于止了步。诺多家族的王长子低头看了看尚有余温的茶杯,在摇铃叫一份茶点与享受片时独处之间选择了后者,因此仅仅欠伸着腰肢向背后依靠过去,把廊下一棵巨大的紫藤枝条当作一把舒适的靠背椅,一只修长手掌按在额头上,闭起眼睛,轻微叹...

一锅大杂烩·更隔蓬山一万重

布政坊杨家老宅堂前有一株极大的玉兰树,枝干半焦,而斜探出的一枝映着檐下灯火,碧叶繁茂,如一汪翡翠。孟夏天已溽热,傍晚时分满室熏过艾叶,犹余淡淡的火燎味道。李泌止步后园轩外,抬手敲着窗棂笑道:“这里好幽静。”


他是偶然来访,杨青月并不意外,只起身回转揖客,李泌见他案上展开纸笺笔墨,刚写了两句,便笑说:“想必有佳作,诗在哪里?”


“说来惭愧,”杨青月斟茶微笑,只说,“我不长于此道。方才偶得一两句,暂留下来而已。”


“你们兄弟一般的难见笔墨,早晚是一炬之事,给我看看。”李泌说着看那笺上,果然只得两句,写道:


遥忆吾庐何处是,桃叶影里小桥横。


杨青月也不遮掩,待他看完,只...

在深夜里不能入睡的,显然不只有他自己。


月亮迟迟不曾升起来,林荫茂密的关系,亦无多少星光,在窗边的独坐就唯有静默而已。Curufinwe在静默中回头望去,Nolofinwe也正静默地向他注视。


有那么一会儿,他们都没有发出声音,Curufinwe依旧静默,只是对Nolofinwe摇了摇头,同时接住了他伸过来的手,把自己的额头倚在上面。


今天干完活儿如果还有力气,就搞那个我扔在文件夹里很久的老大和熊带金毛。


金毛:……我想打人。


熊:打去。需要我替你下战书吗?


老大:十秒内我没看见你消失,我就打你了。

梨花体~

瓜说我再不填千秋她就要先填夭桃。


我觉得挺好。


她写的比我好,关键是我老了,填坑啥的,只能指望年轻人了。


况且后头也没啥感情线了,俩人连面都没再见过。杨青月这一生没有发表过任何感想。这不就挺合适。


我可以扔个大纲出来权当结文儿吗!~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
酌酒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
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

表示我还活着……吧。

Fingon坐在大厅角落,不起眼地打量着前来赴宴的精灵们。他已经在他们当中认出了很多日后非常熟悉的面孔,并且兴致勃勃地把他们目前展露出的性情举止与未来相比较,这项活动带给他很多乐趣。Maedhros还没有到来,否则他的观察就要中断了。突然他的心脏在他的思维反应过来之前紧张地跳了一下——他看到了Anaire。


幸好有之前的心理准备,否则他大叫着扑过去拥抱自己年轻时代的母亲绝对会引起提里安城的轰动。Fingon竭力克制层层叠叠翻涌起来的情绪,一面盯住精灵少女的身影,他有太长时间没有见到母亲,完全忽视了自己的目光是否无礼和太过直白。Anaire注意到他的视线,身材高挑的少女同女伴说...

大海啊你都是水,人生啊你真是【哔——】

假如要是柳五正常,杨大也正常,画风得是啥样?


首先,柳五会给柳惊涛早早订个亲。这个媳妇是冢妇,要主中馈的,非得是大家出身不可。


其次,杨青月要是正常,杨家父母就不用耗尽心力试图让长子首先实现能够自理——杨逸飞小了七八岁,完全就是父母刻意避孕的结果嘛,早几年全部精力都在他哥身上呢。所以,在杨大和杨二之间,没准真有个杨家妹妹。


综上。


杨青月对柳惊涛:以后你叫我大舅哥,我叫你大哥,咱俩各论各的。


柳惊涛扶额:这真是你干得出来的事儿。


杨青月:我跟你讲,是真名士自风流,那些假惺惺的,都是【哔——】


柳惊涛:……


过些年安史之乱爆发,柳大庄主把自己家儿子...

悲辛无尽:电视剧《少年天子》赏析·写在前面的话

我大约在12岁看到了《少年天子》原著,原作者凌力老师在2018年去世,这部作品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明末清初三部曲》之二,三部曲顺序依次为《倾城倾国》、《少年天子》、《暮鼓晨钟》。凌力老师是清史研究员,史学功底自不必提,本作的行文风格尚未脱离姚雪垠老先生《李自成》的历史小说所谓“正史”感,强调还原除了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以外,历史中的平民生活。而由于时代环境的逐渐开放,本作的写作手法更趋于成熟,在当时的大背景下,强调男女主角的灵魂共鸣和冲破礼教的真挚爱情,并赞颂了这种行为,放在现代的审美下,依然不过时。当然这种风格与当代的网文审美已经不一致,而作品本身也并不以爱情为核心,侧重展示明末清初激烈的...

诺多王室绘本。

又名《我爱幼儿园》。

对我来说诺多王室画风如下:

老大:你好烦你好烦你好烦。

熊:烦死你烦死你烦死你。

老大: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熊:就不死就不死就不死。

俩都有十万分的愤怒,熊还比较知道凑一起的愤怒值不是相乘而是平方,所以没事不爱碰到老大。老大压根没有这个意识。他只是单纯觉得这个熊打不扁锤不烂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就是把他硬敲碎了,他把自己拼吧拼吧拼起来转眼又站在你跟前了。

熊:就问你烦不烦。

老大:啊————

今天的诺多王室,也充满了幼儿玩的气息。

七夕又搞什么事情

我打着呵欠看见了七夕盒子,杨青月写给张婉玉的信,盒子还叫梦佳期。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讲真策划整个“婉玉卿卿如晤”出来我都不稀奇。不过七夕现成的有玄宗和贵妃在,为啥要拉这俩冷到北极的BG出来带货,总觉得是要开始搞事情了。毕竟杨青月身上还背着个挖坑的锅呢。

整理之三:SS与LC的那些妹子和汉子

古早的文儿都不知道被我丢到哪里去了。最近欢呼雀跃写的是希绪妹子。


必须要把希绪妹子放在最前面

1.   2.   3.   4.   5.   6.   7.   8.   9.    


断章:未完再也不续

整理之二:剑三那些有的没的

柳杨居然是我第一个想起来系统整理一下的CP。

千秋目录


胡说八道们

上联:一个反派的诞生    下联:乘风破浪的开车

横批:薛帅他是直的,比陌刀还直


姬祁:人间世     下


谢李:枕中记


凌雪阁群像

江采苹篇:倾城倾国

整理之一:宝钻的杂七杂八

我也不知道都哪些被屏了,一边整理一边看吧,没链接的就是被屏了。

我个人所写宝钻同人都是费熊不拆不逆不喜勿入,烦周知。


熊头系列

1.小黑屋        2.无身一头轻


花之城   番外


画梦录

1.     2.     3.     4.     5. ...

青萍之末

据说开始整理文档就是准备销号跑路的表现,对我来说大概不可能,我懒。然而天知道啥时候乐乎作出什么鬼斧神工的死来,还是先整理一下比较好。


宝钻请戳

(我个人所写宝钻同人都是费熊不拆不逆,不喜勿入,烦周知)

剑三请戳


圣斗士SS、LC请戳


原创和胡说八道,请不要戳


一个年代久远的胡说八道:米斯林湖赤卫队(啥)

清晨,米斯林湖上轻雾笼着朝潮。湖水轻柔地起伏,拍打岸边的白沙。战马的铁蹄踏着白沙的驰道,矛尖的闪光如同星芒,银蓝大纛招展着带起风声。芦苇高得过了人头,水鸟还没有起来,在苇丛里轻柔地低声叫着,并不被远近的人声相扰。太阳升起来了。湖水倒映白桦树的树干,突然听得一声悠扬的起调,湖畔与路上,一起相合着唱起歌来。


行进中的队伍随着最前面的至高王勒马,而至高王微微笑着下令,他身边金发的青年一听就笑起来,转身向近卫军们传达:


“陛下说,解散。”


队伍中与湖畔都起了一阵高高低低的笑声,他们便当真就此解散。青年男女聚在一起谈笑的声音像是一些摇曳在空气里的银铃铛。


至高王看了看身边金发的人...

从老博里抢救出来的段子们

====一个关于文物的脑洞====


《瑞博记》

芬熊买了个红色的碗,碗里有个老大。


芬熊:会做饭吗?


老大:……


芬熊:知道田螺姑娘吗?


老大:……


芬熊:你会干啥?


老大:我会给你订外卖。


芬熊:吓,你都多少千年了,居然会说话?


老大:我把手放电视屏幕上就学会了。


芬熊出了门才意识到新看的电影就有这桥段,遂把碗里装水插花,每次他一出门,家里养的小喵Turvo就跑过去拔花,把老大扒翻,于是每次芬熊回家都看见一个四脚朝天的老大在苦逼兮兮地等着他回来扶正……


====和它相对应的是《包头记》====


一个现代居住的老大捡到了...

突然想搬家。

问题是,什么地方能让我尽情开车呢……


萦儿:你至少要多写个人物分析啊,要不就把文儿再展开写写。


我:……真写不出来……我现在真的放不开,一写就收着……

定期把LC的老坑掏出来看看。

又把大纲完善了一遍。俗称大纲写文法(不是)。


又是看着希绪妹子瞎琢磨的一天。

胡说。

熊跟着老大过冰海。


倒不一定是要去追随他,熊见了老大以后第一件事会做什么呢?


“长兄。”


Curufinwe还忙于观察火焰的颜色和金属的融冶进程,仅仅答应了一声,略微反应之后才追加一句:“怎么?”


Nolofinwe倚着门上连绵的葡萄纹装饰,常春藤碧绿的叶子就飘拂在他乌木黑的发顶。这一身整齐的戎装相当利落,以至于Curufinwe扭头看见,先吹了个口哨。


“您,”Nolofinwe的笑意逐渐危险,“可以跟我来吗?”


“……去哪里?”Curufinwe狡猾地反问。


Nolofinwe微微扬起一侧眉梢。


“知道了,”Curufinwe立刻回答...

我真是哔——了——

我干活儿,干了一天一夜(等会儿这话味道这么不对),写啊写啊写啊写啊,搞啊搞啊搞啊搞啊,搞到现在,还没写完!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一边写屁屁踢一边听《追梦人》,已经决定用胡斐脑补老柳了。

关于柳杨和沈柳,我这里有一个程灵素,还有一个袁紫衣,就问你选哪个吧。

啊,我口袋里还有柳三柳二叶小英叶小四,除了杨逸灰已经被他家高绛婷预订走了,不可拆,你想要哪个只管说。

杨青月就算了,长歌门第一狼灭,我不太敢搞他的事情。谁想搞他,会被他反搞一把,捶扁了塞到石头缝里去喂青蛙。

头上还得顶着荷叶。

哦,虽然杨青月在我这就差一步就可以造反去了,老姬已经和李泌讨论过了,这个干部他“对皇权缺乏基本的敬...

啊我脑出的黑月光还是很带感的~

相爱相杀分道扬镳是我最擅长的。以下脑补N字开车。


可惜不能放。


俗话说得好,一切事情都与开车有关,唯有开车不是,开车是支配、控制和权力。


想想俩人开着开着车,有一天就支配控制和权力关系倒转了,总之总有真心假意的时候,谁先动谁先输。


平了那个搞成了历史小说的破坑我就去瞎搞。

FF老夫夫·人以群分

费熊。


请允许我以此献给十年来所有遇到的朋友。所谓樽中酒常满,堂前客不空。


倾盖如故,白首如新。

(↑白首如新的意思是头发白了大家还是不了解彼此,和倾盖如故是反义词。当然因为我是个文盲,只取它的字面意思就是了。)

speak friend,and enter。


友谊万岁。

====


Curufinwe很快就在宴会上找到了乐趣,这乐趣是他给予别人的,也是别人给予他的。


Nelyafinwe有一群矮人朋友,Telperinquar亦然。诺多军事学院在开设军工课程之余,还外聘了矮人教授他们的工艺。如果说Curufinwe刚开始答应来参加宴会,潜意识里的目标多少...

© 青萍之末 | Powered by LOFTER